<tbody id="1p8mr"><nobr id="1p8mr"><address id="1p8mr"></address></nobr></tbody>
      <progress id="1p8mr"><nobr id="1p8mr"></nobr></progress>
    1. <menuitem id="1p8mr"><strong id="1p8mr"></strong></menuitem><tbody id="1p8mr"><div id="1p8mr"><td id="1p8mr"></td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新聞中心
          行業動態
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 > 新聞中心  > 行業動態
          產業指數年漲幅超50%,儲能風口來了嗎?
          來源:新華財經 作者:安娜 張健 李亭 發布時間:2021-12-24 16:04 點擊量:462

          中國儲能網訊:“炙手可熱”“如日中天”“一飛沖天”……翻開今年資本市場的儲能板塊,“陽”味十足的字眼頻現。截至12月23日收盤,萬得儲能指數(884790)達5802.63點,比去年同期上漲54.5%。在“雙碳”目標引領下,儲能產業風口來了嗎?

          儲能產業步入快速發展期

          “我個人認為,儲能產業現在已經在風口上了。”湖北億緯動力有限公司儲能銷售中心副總裁陳翔說。

          “從2018年開始,業內伙伴們就說儲能產業的春天來了。但若說今明兩年是風口,我覺得差不多了。”廣州智光儲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姜新宇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  在贛鋒鋰電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許曉雄看來,“風口”跟“爆發”緊密相連,就儲能產業當前的發展態勢而言,還差點火候。

          記者調查了解到,盡管業界對于儲能是否迎來風口目前尚有爭議,但“儲能產業步入快速發展期”已成共識。

          “儲能產業確實已進入快速發展階段,特別是鐵鋰電池板塊,這一趨勢可能持續兩到三年。”許曉雄說。

          儲能產業的快速發展,不只反映在相關指數的大幅上漲上,還有實實在在的項目落地。

          據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儲能應用分會統計,截至2020年底,我國儲能市場裝機規模36.04吉瓦,位居全球第一。其中,抽水蓄能裝機32.31吉瓦,占比89.6%;電化學儲能裝機3272.5兆瓦,占比9.1%。

          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發布的數據顯示,2021年上半年,國內新增的新型儲能達到了257個(包括規劃、在建、運行項目數),儲能的總規模是11.8吉瓦,分別是去年同期的1.6倍和9倍;新增投運項目規模達到了304.4兆瓦,百兆瓦以上大規模的項目是去年同期的8.5倍。

          “據統計,預計2021年底,我國新型儲能裝機規模將超過400萬千瓦。”國家能源局能源節約和科技裝備司二級巡視員劉亞芳說。這里新型儲能主要是指除抽水儲能以外的儲能方式,以電化學儲能為主。這意味著2021年我國新型儲能新增裝機規模將占歷史存量規模的1/5。

          國家發展改革委、國家能源局會今年7月聯合印發的《關于加快推動新型儲能發展的指導意見》提出,到2025年,實現新型儲能裝機規模達到3000萬千瓦以上的目標。據此測算,未來4年我國新型儲能裝機規模將以年均65%左右的增速增長。

          在抽水蓄能方面,國家能源局今年9月發布的《抽水蓄能中長期發展規劃(2021-2035年)》提出,到2025年,抽水蓄能投產總規模較“十三五”翻一番,達到6200萬千瓦以上;到2030年,抽水蓄能投產總規模較“十四五”再翻一番,達到1.2億千瓦左右。規劃的發布也被業內視為國內抽水蓄能產業步入快車道的標志。

          “儲能是助力可再生能源開發、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重要技術和基礎裝備,是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的關鍵支撐,也是催生能源新業態、搶占能源戰略新高地的重要領域。”劉亞芳說。

          成本問題仍制約新型儲能擴圍

          走進陜西湯姆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西安的廠區大院,看似普通的路燈吸引了記者的注意:一個60瓦的小燈泡、一塊太陽能光伏板、一塊儲能電池,就湊成了一個小型的“微電網”。白天太陽能發電,電池儲電;晚上電池放電,自發自用,工作人員還可以通過開關自由調節亮度。像這樣的路燈,在這座廠區里大概有十幾座。

          “我們的廠區在市區里,其實通市電挺容易的,我就是想試試光伏+儲能這種模式到底好用不。”陜西湯姆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連營告訴記者,公司安裝了226千瓦的BIPV(建筑光伏一體化)光伏屋頂,也考慮過安裝儲能電池,給廠區路燈裝儲能電池,這算是為下一步安裝更大規模儲能電池所做的一些準備工作。

          但是否加裝更大的儲能電池,張連營還沒有想好。鑒于路燈系統運行情況較好,他對安全問題有所擔憂但顧慮不大。目前他的第一顧慮是成本問題——按照常用的儲能電池價格計算,給BIPV光伏設備配裝儲能的投入,約是BIPV設備本身的三倍,這個成本他是無法接受的。

          “新能源+儲能,肯定是未來新型電力系統的主流趨勢。我們想提前做一些布局,但還是希望儲能技術能快些發展,成本能快點降下來。”張連營說。

          他的想法,代表了不少新能源企業和用戶的心聲。

          “目前,我國抽水蓄能、磷酸鐵鋰和三元電池儲能的度電成本分別為0.22到0.27元、0.5到0.7元、0.7到0.9元,抽水蓄能在度電成本方面仍有明顯優勢,但其發展受到地理環境、投資成本、建設周期等因素的制約。”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儲能應用分會秘書長劉勇說。

          據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儲能應用分會統計,2020年,我國儲能項目516個,同比增長24.3%。其中,抽水蓄能項目38個,同比增長2.7%;電化學儲能項目463個,同比增長27.6%。

          “單從項目數量看,電化學儲能在我國新型儲能領域是占主體的。”劉勇說,就儲能企業而言,相對于以國企為主力的抽水蓄能賽道,以電化學儲能為主體的新型儲能賽道有更多機遇。

          中國科學院科技成果轉化母基金研究總監邵元駿則認為,電化學儲能未來最大的應用場景應該是微網、分布式電網。大規模電網往往需要兆瓦級的儲能電池,采用電化學儲能電池成本太高。

          綜合多位受訪專家測算的結果,未來電化學儲能需要度電成本下降到0.3元以內,才能確立根本優勢,或將有大量參與電網調峰調頻的機會。

          “長時儲能”或為未來儲能產業最大看點

          未來儲能產業的最大看點在哪里?關于這個問題,記者在調查中聽到的較多的關鍵詞是“長時儲能”。

          “最大的看點或許是長時儲能得到更快的發展。這樣的話,儲能產業技術路線圖或許有更新的氣象,能源需求不平衡不匹配的狀態亦將得到更大的改觀。”劉勇說,目前新能源側配置儲能系統通常以1到2小時功率型或能量型應用為主,主要起到平滑功率波動的作用,未來將逐步過渡到4小時以上的長時儲能,為電力系統提供削峰填谷的容量型服務功能。

          當前我國正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。這意味著,未來新能源發電占比將越來越高,這也將對儲能提出更高要求。

          “我們認為,當新能源發電占比低于50%時,以短時儲能為主;但當新能源發電占比高于50%時,就會出現近負荷的電力結構性過剩,這將使長時儲能需求增加。”蜂巢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儲能事業部營銷總監王小順說。

          據中科院重大科技任務局副局長陳海生介紹,目前我國液流電池、壓縮空氣儲能等長時儲能技術在不斷取得突破,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資本和市場的認可,產能和項目的規劃都在緊鑼密鼓進行當中,隨著可再生能源占比不斷提高,我國電力結構將發生重大變化。

          但也應該看到,長時儲能的快速發展并不是一蹴而就的,而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。劉勇認為,下一步儲能產業應扎實走好以下幾個階段:

          短期:重點開發非調峰功能的儲能電池技術和市場,包括移動儲能、調頻儲能等;當儲能成本低于峰谷電價差的度電成本時,利用峰谷電價可以套利,行業進入良性循環。

          中期:儲能成本低于火電調峰和調度的成本,傳統發電廠退役,儲能裝置將加速部署,新能源發電和儲能之間的協同作用日益增長。

          長期:長時儲能將變得越來越重要,這一階段儲能方式將以長時儲能為主;2050年前,產業發展到較完善的階段,儲能成本低于同時期風光發電的成本。